迷恋薄荷糖的世子

我爱你,不仅仅是一个整整的曾经。现在,未来…或许也将是这样的!

李小男回忆录——小媳妇(注:苦糖)

写在正文前的话,这是麻雀衍生文,回忆私设,因为是临时起意的,所以关于饭店名字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是私设嘛,如果错了,那你们也就当有这回事了,好吗?介意的勿拍!

    李小男今晚见到他了,在伯林顿饭店的酒会上。
   
    他们有许多年没见了,以前他们的身边只有彼此,而今时,他的身边有曼妙佳人陪伴,而她的身边也有一个不把自己当女人看待的陈深陪伴。
   
    现在的他看起来比以前成熟稳重多了,也更有魅力了,不过李小男却觉得自己似乎看穿了他伪装在表面下的疲惫,这让她的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突然,对面的人似乎有所察觉,就在对面的人转过头来之前,李小男率先移开了视线,看着身边的陈深。

    对于明楼来说,今晚是一场说平常也不平常的酒会,因为这场酒会充满了看不见的刀光血影,虚伪的笑意与客套话之下是让人厌憎的试探猜疑。

    明楼打从心底的讨厌参加酒会,可是每次有邀请他都一定会带着让人满意的笑容赴宴。

    今晚的酒会他本不愿来的,因为他为了工作已经有几个日夜没有好好的合眼了,可最后他还是鬼使神差的带着明诚来了。

    举着酒杯,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与各个老板,政员谈天说地了一晚上,明楼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给盯上了。

    明诚因着是自己的兄弟,心腹,所以这场酒会他也被其他人拉着聊天,不知道盯着自己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明楼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边暗自戒备,一边继续与人聊天。

  聊了好一会儿,明楼都还能感觉到那股被人盯着的感觉,只不过他也感觉到了那股视线并无恶意,至少他感受不到杀意,这个想法多少让明楼精神放松了些。

    只是他很奇怪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来参加酒会的人有谁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人也不上前攀谈,却是暗自打量自己,打量了这么久,是个人都不会察觉不到的。

    于是明楼决定看看那个视线的主人究竟是何人物,如此大胆又不懂事。

    只是等他循着感觉看过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隐隐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的女人,那个女人生得漂亮,她的眼里仿佛盛满了星光,笑容灿烂而又张扬,双手还紧紧地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

    他们应该是一对恋人吧,明楼这样想着。

    虽然那个男人的脸色看着似有几分不耐烦,可是明楼的眼神一向精明,他从那个男人的眼底看见了细微的宠溺和笑意。

    这样的组合,日后生活一定会过得很热闹,很幸福吧。

    明楼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媳妇了,那个他的手还没抓牢,就已经消失不见的小媳妇……

    突然,还没等明楼在回忆里悲伤够,就听见有人喊他名字了,回头一看,是汪伪特别行动处的毕处长。

    这个人在他们的计划里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啊,明楼重新拾起笑意,又开始跟来人说笑了。

    酒会还没结束,李小男就已经醉得东倒西歪了,哪怕被陈深牢牢的锁在怀里,却也还是很不安分,差点就要推开陈深向众人表演她那曲不成调的歌喉了。

    陈深无法,只能跟老毕知会一声,然后揽着李小男的肩,艰难的走出酒店,一边走还一边嫌弃她酒品差,是个麻烦,看得身后担心他们的刘兰芝好笑不已。

    直到走出酒店了,陈深才扶住李小男的身子,然后忽的蹲下.身子,弯腰一把将李小男背在背上走。

    李小男意识模模糊糊间,感觉自己一颠一颠的,有点不舒服,好像被人背着走。

    她用力的睁着眼睛,努力想要看看背自己的人的侧脸。

    好像有点眼熟啊……李小男这样想着。

    可是她却吐出了另一个称呼,让陈深在寒凉的深夜里心颤的称呼。

    “小郎君,是你吗?”

    陈深继续背着背上的人走着,心里却有点复杂,他不知道背上的女人是在说梦话,还是那话真是对着自己说的?

    没得到回应的李小男不高兴了,使劲的晃着男人的肩。

   “”快说啊,是不是小郎君啊?是不是啊?”

    陈深被晃得路都走不稳了,只好跟背上的人投降。

    “姑奶奶,你别晃了成不成?我是陈深!谁知道你在想哪个小郎君了。”

   “……哦,是陈深啊,不是小郎君啊,不是……”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李小男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也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酒话了。

    她很听话的没再闹了,只是静静地伏在陈深的肩头上,不吭声了。

    可是这样安静的她却叫陈深一时有些不习惯,还以为是自己刚才口气太重,把人吓到了。

  “喂,李小男,你怎么不反驳我,不继续闹了?”

    若是往常,李小男听到这话绝对要跳起来为自己的淑女名声正名的,只是今晚她却没这样做,只是无声的笑了。

    “陈深,你知道小郎君和小媳妇的故事吗?”

    陈深知道小郎君和小媳妇代表的是什么,可要说故事的话,抱歉,他还真没听过,不过他倒是可以临时编一个。

    想到这里,陈深清了清喉咙,也没管李小男有没有在听,一张嘴就开始胡编了。

    李小男静静地听着陈深临时编的故事,故事很美好,可惜不是她心里的那个故事,她心里的小郎君和小媳妇的故事,结局并不美好……

    李小男安静的伏在陈深的肩头上,脑袋随着陈深一起一伏的,眼底惊艳了明楼的星光不见了,只是空洞无神的望着前方隐藏在黑暗里,望不到头的前路,思绪渐渐飘远……

    那一年初春,上海还带着湿冷的寒意,虽然这时的上海已经混进了不少各路人马了,不过比起后来,这个时候的上海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平静的。

    那时候明家父亲还活着,还是一家之主,明镜还是温柔贤淑的明家大小姐,明楼还是温和翩翩的小少爷,而明家的小儿子明台还需要人哄。

    那时候的上海,沈家还在,而沈明两家也是往来亲近。

    明家花园。

    明家大小姐明镜与沈家大小姐沈秋霞,二人似亲姐妹般坐在一块儿,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看着花圃边上玩得正高兴的明楼与沈家二小姐沈秋霜。

    “阿霞,你妹妹大概是老天爷派来拯救我弟弟的吧,明楼这孩子不管在谁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温和没脾气的模样,即便生气了也让人感觉不出来,十几岁的小伙子却像个教书先生一样古板沉闷,也就只有你妹妹来我们家的时候,才能见他露出像十几岁的孩子一样的笑容和活力。”

    去年以前,明楼一直是明家最让人放心和自豪的孩子,但也因为性格的原因让明家的人担心,直到去年,沈秋霞带着幼妹沈秋霜上门拜访时,不知这个年幼的小女孩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竟然让明楼罕见的露出了人间烟火气息的笑容,,更是让明楼任劳任怨的陪着玩耍。

    当明镜看到这一幕时,心里是震惊和诧异的,不过更多的是惊喜。

    自那以后,明镜便经常邀请好姐妹带着她的妹妹来家里玩,有时候自己也会拉着明楼到好姐妹家里玩,而明楼心里丝毫没有抵触,他甚至隐隐期待着每一次和小女孩的相处。

    看着花圃边上,明楼亲手编了一个漂亮的花环,然后小心翼翼的戴在了沈秋霜小妹妹的发顶上,细细打量一番后,满意的笑了。

    不知道沈秋霜小妹妹问了明楼什么,明楼只是笑着连连点头,然后沈秋霜小妹妹笑得愈发烂漫可爱,小脑袋一歪的时候瞥到了看着他们这边笑得高兴的两个姐姐,突然朝她们跑了过来。

    在沈秋霜小妹妹跑起来的时候,明楼也紧张的跟在身后,深怕小女孩把自己给摔了,直到小女孩一把扑到自家姐姐身上,他才放心的坐回自家姐姐身边。

    “姐姐,姐姐,你看,这是明哥哥给霜儿编的花环哦,漂亮吗?”

    沈秋霜小妹妹被自家姐姐抱在怀里,却还不住的扭着脖子,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花环,问着自家姐姐。

    “好看,我们家霜儿不管戴什么都好看。”沈秋霞笑着夸到。

    虽然姐姐夸她让她觉得很受用,不过沈秋霜小妹妹还是觉得哪里不对,然后她猛的转过头去看明镜。

    “明姐姐觉得呢?明哥哥编的花环漂亮吗?”

    在场的,除了年幼的沈秋霜,哪个不是聪明懂事的,沈秋霜小妹妹这第二问,大家差不多都明白她的意思了。

    明镜瞥了眼坐在一旁笑得高兴满意的弟弟,心里也觉得好笑。

    “当然漂亮,咱们小霜儿生得这么可爱,你明哥哥给你编的花环又这么漂亮,我们小霜儿戴上了就更加可爱漂亮了,明姐姐看到小霜儿这么可爱,就想把你留在我们明家,做我们明家的小媳妇了。”

    是啊,近水楼台先得月,且肥水不落外人田,既然明楼有意,小霜儿也不讨厌明楼,她何不先替明楼把他的好事先定下呢!

    “小媳妇?姐姐,小媳妇是什么呀?”沈秋霜小妹妹不明白小媳妇的含义,扭头去问自家姐姐。

    沈秋霞从明镜坚定的眼神和明楼期待的眼神里看出了他们的认真,心里虽然诧异,却也从心底里认同明楼的。

    “小霜儿,你先吃一颗蜜饯,明姐姐再替你姐姐告诉你,什么是小媳妇,好不好?”

    沈秋霞还在犹豫怎么解释这些长大后妹妹才会接触的事,明镜就已经先替她解难了。

    “好啊。”沈秋霜小妹妹最喜欢吃甜了,而且吃了蜜饯就能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对她来说很划算。

    等沈秋霜小妹妹吃完一颗蜜饯后,明镜并没有马上告诉她什么是小媳妇,而是又笑着叉了一块裹着细糖的食物给她。

    沈秋霜小妹妹虽然有点疑惑,不过还是乖乖吃了,不过吃了几口整个小脸蛋就扭曲了,小嘴儿要吐不吐的,看起来很是不舒服的样子。

    “明,姐姐,苦的,好苦。”是的,沈秋霜小妹妹有多喜欢吃甜,就有多讨厌吃苦,现下明镜让她吃了苦的东西,她突然就觉得小媳妇的答案并不划算了。

    “小霜儿,除了小媳妇之外,还有小郎君,小媳妇就是嫁到喜欢的人家里,给喜欢的人做媳妇,而你喜欢的人就是你的小郎君。”

    “小媳妇与小郎君拜了天地之后,以后就要一辈子互相扶持,恩恩爱爱,同甘共苦了。”

    “小霜儿不是很喜欢吃甜的,也很怕苦的吗?明姐姐告诉你,小媳妇与小郎君还有一种恩爱的方式,那就是小郎君把甜的全部都给小媳妇吃,苦的自己留着,然后小媳妇与小郎君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明镜说了那么多,沈秋霜小妹妹听的都不是很懂,但是她听懂了一句话,那就是如果她做小媳妇了,以后她就有一辈子的糖吃了,她的小郎君会把糖留给她,不会让她吃苦的。

    “如果霜儿做了明姐姐家的小媳妇,那谁是霜儿的小郎君啊?”沈秋霜小妹妹歪头不解。

    明镜继续诱惑:“小霜儿喜欢你明哥哥吗?你明哥哥很喜欢你,很疼你,他会吃苦,也会把甜的都留给小霜儿你一个人,你想不想做你明哥哥的小媳妇啊?”

    明镜的话非常有诱惑力,沈秋霜小妹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想到了以往明哥哥陪她玩耍,给她吃好吃的事情,心情一下子飞扬了起来。

    沈秋霜小妹妹从自家姐姐身上挣扎着落地,哒哒哒跑到一脸紧张的明楼面前,小手拉大手,一副非常乖巧可爱的模样,问道:“明哥哥,如果霜儿给你做小媳妇的话,你会一直一直都对霜儿很好,疼霜儿,还给霜儿吃甜的吗?”

    沈秋霜小妹妹这么一问,结果差不多就定下来了,明楼的心也被那双小手握软了。

    他低下头,看着沈秋霜小妹妹的眼睛,认真地道:“当然,明哥哥会一辈子只对霜儿一个人好,只疼你,陪你玩,陪你吃,甜的都给你吃,谁都不能跟你抢。”

    年幼的沈秋霜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高兴极了,重重的点头:“好!霜儿要做明哥哥的小媳妇,那明哥哥也要做霜儿的小郎君,以后小媳妇吃甜的,小郎君吃苦的!”

    这件事后,明家少爷与沈家二小姐的亲事便这么草率的定下来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等沈秋霜一成年,她便能如愿成为明家的小媳妇了。

    可是命运总是喜欢猝不及防的给人制造“意外”。

    后来沈家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沈家娘亲越来越少笑了,沈家父亲也越来越忙了,时常天不亮就出门,夜深了才回府,而沈家大小姐沈秋霞,自从某一天被父亲叫进书房后,再出来时,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沈家大小姐不再整日绣花,也不再只钻研诗词歌赋,有时候经常会对着沈秋霜做一些她看不懂的事,或说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并且不允许她将这些事说给任何人听,包括她的明哥哥。

    虽然沈家变了很多,每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可是沈秋霜却依旧什么也不懂,没心没肺的跟明楼或小明台玩。

    直到那天傍晚,明楼将玩累了的沈秋霜小妹妹送回沈家时,在门口通知沈秋霜小妹妹要记得参加他明天的生日派对,等沈秋霜小妹妹保证一定准时到场了,才依依不舍的看她进门。

    此时的沈秋霜与明楼,谁都没想到,这一眼,竟是最后一眼,这一别,竟是诀别!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秋季里,雨少,风大,一旦起了火苗,放任不管,很快就会燎起星原大火。

    这一夜,沈家浓烟弥漫,火势迅速蔓延,所过之处皆被火龙吞噬。

    而火海里,除了噼里啪啦炸响的火声,再无一点生气,哪怕挣扎求救的声音也无。

    等明家人得到消息赶来时,沈家已经被火吞噬得几乎干净了,只剩浓浓黑烟和微弱的火苗,这时候宪兵才敢进去检查有无活口。

    只可惜,明家人只等来了噩耗。

    沈家除了回家的下人,其余下人包括主人家四口的尸体都在各自的房里被发现,而这些尸体已经被烧得焦黑,除了大概的体型,再难辨认了。

    听闻此噩耗,身为沈秋霞好姐妹的明镜还没倒,沈秋霜的小郎君明楼,却是已经不支倒地了。

    明楼昏睡了近一天的时间,等他醒来时,已经天色将晚了,可他却一把掀开被子,见了谁也不理,快步跑出明家,不管明镜和父亲在身后呼唤,直到跑到只剩一个破壳子的沈家门前才停下。

    那些人说的话他都听得懂,可是他不信,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他不信!

    所以明楼在这个夜晚,抱着心里仅剩的一点期待走进沈家,朝着印象里的沈秋霜的闺房而去。

    等他来到沈秋霜的闺房门前时,那扇门早没了,也不知是被烧坏的,还是被宪兵弄坏的。

    明楼直直的跨过地上的障碍物,进入到乌黑破烂的房间里,沈秋霜的房间最是干净整洁,也如她那般可爱清爽的了,现在被烧成这样,如果被她看到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明楼红着眼眶,到处翻找着,叫唤着,明明房间不大,可明楼却找得很仔细,像找不到尽头似的。

    直到他翻到了沈秋霜的床头,在那张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床被上看到已经被烧毁了一半的花环,瞳孔放大,身体一颤,然后便僵住不动了。

    ——明哥哥的花环好漂亮,霜儿好喜欢,要一辈子都留着,像爹爹对他的那些书一样,好好收藏着!

    ——呵呵,傻霜儿,花草迟早都会枯萎的,更何况是离开了土壤的花草呢。

    ——不怕,霜儿每天都给它浇水,晒太阳,这样就不怕它枯萎死掉了。

    ——额,好吧,还是霜儿聪明。

    ——嘿嘿,那是自然,明哥哥送的花环霜儿一定会好好保护的,霜儿在,花环就在,霜儿不在……那花环也一定要在!

    ——……好。

    离开了土壤,没了根的花草又怎能在世上存活下来呢?

    明楼无法告诉单纯的霜儿这个残忍的事实,只好隔两日就辛苦一点,重新编一个一模一样的花环,让伺候沈秋霜的丫头给偷偷的换了,这样那丫头就会以为是她的做法让花环一直芳香美丽的。

    明楼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偷偷的为霜儿编花环,直到她懂事了,明白真相了,却没想到,自己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他的霜儿,他的小媳妇,在最可爱烂漫的年纪,永远的离开他了。

    说好的,要在一起一辈子,永远不分开的……

    明明就说好了的啊,小媳妇……

    屋内,明楼握着芳香不再的花环泣不成声。

    屋外,一路跟在他身后的明镜,也望着这一片废墟,悼念她的好姐妹和小霜儿。

    ……

    “小郎君……”

    忆完心底深处被掩埋的记忆,李小男已经湿了眼眶,泪水顺着她的下巴没入陈深的西装外套上,晕染了一片。

    “陈深,你的故事很美,但我不喜欢,不喜欢……”

    话音渐低,李小男终于合上眼,陷入有她所喜欢的故事的梦里了。

   

    作者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关于发布方式版权什么的设定不是很懂,反正我这里是原创,独家发表,不欢迎那些不问自取的行为,因为那即是盗!

    最后,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篇苦糖文,么么!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