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薄荷糖的世子

我爱你,不仅仅是一个整整的曾经。现在,未来…或许也将是这样的!

暮光之甜蜜歌者(一)

“亲爱的戴维斯小姐,请务必让属下们跟着您好吗?毕竟您是第一次踏足意大利,而且您又是那么的尊贵脆弱,若是放任您自己一个人在偌大的意大利游玩,万一,哦,我是指万一,如果尊贵的戴维斯小姐在哪里受了什么委屈的话,那戴维斯先生和夫人肯定不会原谅我们的,哪怕我们是最忠诚的保镖。”

19世纪,悠远古老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意大利佛罗伦萨镇内,三名表情严肃中透露着不安无奈,穿着规矩正统的黑色西装西裤的男子,将一名娇小柔弱却又明艳可爱的小女孩隔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保护起来,其中一名看起来比较老实忠厚的保镖小心而又担忧地劝着这个满脸写着兴奋激动的小女孩。

“尽忠职守的保镖先生们,伊莉莎并没有想让任何人感到为难,也不想破坏你们对职责的忠诚,事实上我跟我的父亲,母亲,也是你们的雇主说好的是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一个人游历整个美丽迷人的佛罗伦萨,然而你们听从我父母的命令已经寸步不离的跟了我几天了,这几天伊莉莎都无法愉快的享受到一个完整的,没有人打扰的假日,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可以请诸位保镖先生们放松一下,给伊莉莎一个私人空间吗?”

娇小的伊莉莎女孩被三名伟岸而又强壮的保镖先生保护在中间,为了在最后一天给自己争取到一个愉快的单独的旅游,正在装可怜卖萌。

眼看保镖先生们表情已经有那么点松动了,伊莉莎连忙加把劲,“伊莉莎以戴维斯的家族荣耀向尽忠职守的保镖先生们保证,只要半天的时间就够了,一直到下午太阳落山之前,不管伊莉莎玩够没有,伊莉莎都会乖乖的回到旅馆的。”

虽然让一向信誉良好的保镖先生们违背雇主提出的寸步不离的守在伊莉莎小姐身边,会让几位保镖先生们感到良心不安,然而伊莉莎小姐可怜兮兮的模样似乎更能打动保镖先生们坚定的心,于是最后保镖先生们终于答应了伊莉莎的要求,不是很放心的目送伊莉莎小姐满足的离开旅馆的背影,然后在心里向伟大的主祈祷伊莉莎小姐的人身安全。

愉快的跟保镖先生们挥手告别后,伊莉莎小姑娘终于成功的一个人轻松愉快的投入人群中,吃保镖先生们奉父母亲的命令不让她吃的食物,玩保镖先生们遵父母亲的命令有风险的娱乐项目不许碰的游戏。

伊莉莎小姑娘不过还是一个才15岁的小女孩,虽然家里有点小钱,父母亲对她的要求高,希望可以将她教养成一个优雅乖巧的淑女,然而伊莉莎小姑娘可能生来就不是做淑女的料吧,从小无论父母亲如何耳提面命,伊莉莎小姑娘永远都可以没心没肺的露齿大笑,永远管不住的蹦蹦跳跳,有一颗吃货的胃,小女孩旺盛的体力和管不住的好奇心。

伊莉莎小姑娘像个游历人间的小天使,阳光愉快的在佛罗伦萨的大街小巷里穿梭,她所过之处都能被人捕捉到她面上发自真心灿烂的笑容。

直到太阳渐渐下沉之后,伊莉莎小姑娘才想起答应过保镖先生们的话,虽然有点舍不得这短暂的时光,不过伊莉莎小姑娘还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个诚信的好孩子,这样以后才能再为自己争取到远游的机会。

当伊莉莎小姑娘怀里抱着个纸袋子,手里还抓着美食,脑子里计划着回旅馆之后怎么用美食堵住几位保镖先生们的嘴,让他们回去之后不要将自己一个人单独游玩的事情告诉她那两位虽然对她要求颇高,却也同样呵护她的父母亲,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女性的要求还是有点高的,更何况是戴维斯这样有点身份的家族出来的女性呢。

着急回旅馆的伊莉莎小姑娘记得有条捷径可以让她更快的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旅馆,于是身影越来越偏离人群,走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这条捷径还是她刚才买食物的时候跟一位女士打听到的,在打听这条捷径的时候,伊莉莎小姑娘完全没想过自己一个小女孩走在这样僻静的小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不可预测的危险,所以说这个中等贵族世家出来的小女孩还是单纯了点,嫩了点啊。

当伊莉莎小姑娘抱着食物穿行在寂静的巷子里,整条巷子出乎她意料的竟然没有人,气氛安静又诡异,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做了一个不是很聪明的选择,然而现在巷子走了一半,伊莉莎小姑娘继续走也不是,原路返回也不甘心,最终她还是大胆的选择继续抄捷径,只是在心里向主祈祷让乖巧可爱的伊莉莎能够顺利无恙的回到旅馆。

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并不是在心里虔诚的向主祷告,主就一定能够听到你的祈祷,然后如你所愿的。

就在伊莉莎小姑娘紧张的放轻呼吸,加快脚步前进时,她突然听到某一侧传出了异响。

在这样一个特别的环境里,伊莉莎小姑娘明白自己无论是为了履行太阳落山前回到旅馆的约定,还是为了什么,都应该别去管其他的动静,头也不回的离开的。

实际上她也在停顿了片刻就继续往前走了,然而最终伊莉莎小姑娘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心中的恐惧,使她大胆的往回走,寻着声音传出的动静而去。

伊莉莎向上帝发誓,如果她知道自己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副恐怖残忍的画面,并且还会被两个穿着黑衣服,脸色惨白得跟鬼一样的家伙发现的话,她一定头也不回的远离这条充满死亡阴影的巷子的,然而现在伊莉莎小姑娘后悔也没用了,即便她的保镖先生们再厉害,现在远水也解不了近火。

“嘿,女孩,刚刚就知道有人类进入这条巷子了,可是如果你当时乖乖的离开,不要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跑来这里的话,我们一定不会找你麻烦的,可你看看,为什么人类的好奇心总是不用在正确的地方呢,现在你看到我们做的事情,也看到我们的样子了,这样一来按照沃尔图里的法律,我们可不能放过你呢。”

其中一个身材更加高大强壮的男人一边走向伊莉莎,一边面容狰狞地说着。

他那副仿佛马上就能将人生吃了的样子让伊莉莎害怕得不住的后退,可是让伊莉莎更加害怕,更加腿软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伊莉莎后退的时候,那个强壮一点的男人突然跟道闪电一样突然就出现在伊莉莎的面前,并且一把抓住伊莉莎的肩膀,固定住伊莉莎的动作,使她无法移动分毫。

“想跑吗?可惜你面对的是我们这样的家伙,而我也没兴趣跟食物玩什么猫抓老鼠的游戏。”

伊莉莎小姑娘神色惊恐的瞪着一下子就来到自己面前抓住自己的人,对方因为距离的拉近而白得愈发清晰,从未见过的血红色的眼睛,以及肩膀上哪怕隔着几层布料也能清楚感受到的冰冷,还有对方说的人类,食物,都叫伊莉莎惊恐不安,一种死亡的警告声不停地在她的脑海里回响,使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尖叫,可是更绝望的是伊莉莎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恐惧以及对死亡的认知遏制了她的声带,使她吐不出哪怕一句求饶的话。

“不如让你死个明白好了,我们是吸血鬼哦,就连刚刚被我们分尸焚烧的家伙也是吸血鬼哦,能够成为吸血鬼的食物这可是你的荣幸呢,可爱的女孩。”

吸血鬼?!上帝啊,传说中的魔鬼竟然真的存在!

自称吸血鬼的家伙冷眼看着伊莉莎因为他的话而瞬间惨白的脸蛋,狞笑了一下,然后脑袋凑近了伊莉莎,鼻子在她的身上闻了一遍,跟狗鼻子似的,接着满意地对伊莉莎笑道:“真是惊喜呢,你的味道可真甜美,工作后加餐什么的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伊莉莎清楚的感受到因为吸血鬼的凑近,自己的身上都被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当然也许有害怕的原因,更可怕的是这家伙竟然撩起自己的长发,用他那同样冰冷的舌头在自己的脖子上打转,伊莉莎眼眶里的热泪随着吸血鬼的动作而越积越多。

不,别过来,不要再靠近伊莉莎了,别碰伊莉莎,伊莉莎好害怕,妈妈……

“不!!!!!!”

尖锐短促的惨叫声在寂静偏僻的巷子里突兀的响起,然而这里的动静并没有引来巷子外热闹的人群的注意。

许久之后,终于有人经过这条巷子,然而在同样的地方,路人只见到了一地的不知道被哪个没礼貌的家伙随意散落在地上的食物和到处乱飞的灰烬,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情况喷溅在地上的三两点红色的疑似血迹。

同样的时间,沃特拉城沃尔图里。

古老神秘而又美丽的沃尔图里建筑一向是让生活在这个地方的所有吸血鬼最感到荣耀和归宿感的地方。

然而就在刚刚,沃尔图里的三位长老维持着不知道第几个日夜无聊的坐姿时,其中的一位长老,凯厄斯.沃尔图里突然感受到一阵仿佛从心底深处喷涌而出的痛苦,并且这种疼痛让连参加过大小无数次战役的凯厄斯都无法忍受。

都说吸血鬼的心在他们变成吸血鬼的那一刻就已经彻底的死了,不会再跳动了,然而凯厄斯却觉得此刻自己的心仿佛活过来了,并以一种极危险的频率在跳动着,心脏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死死地抓着,无法忍受的疼痛从心底深处开始蔓延至他的全身。

伴随着疼痛的是控制不住的狂暴躁动的力量,凯厄斯猩红着双眼,痛苦的嘶吼着,他的反常表现引起了另外两位长老的重视,阿罗和马库斯都试图安慰他,让他冷静放松,然而凯厄斯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声音了,从心底里升起来的恐慌和愤怒让他彻底的失去理智,昔日被他用尊严捍卫着的沃尔图里在他的拳头底下哭泣哀嚎。

凯厄斯身为沃尔图里的三大长老之一,拥有灭掉欧洲所有月亮之子的光辉战绩的他战斗力无疑是最恐怖的,尤其是在失去理智的狂暴状态下,整个沃尔图里的卫队都无法阻挡他破坏性的拳头。

被卫队们毫无作用的包围住的凯厄斯旁若无人的发泄着,怒吼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浓郁的悲伤,仿佛被人夺走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他无力阻挡,无力挽回。

最后狂暴状态之下的凯厄斯被另外两位长老,阿罗和马库斯亲自压制住,然而这么一通闹下来,沃尔图里的内部建筑已经跟被敌人入侵一样,损坏得惨不忍睹了。

不过沃尔图里被破坏得怎样严重都比不上阿罗握住凯厄斯手心时一脸的惊恐诧异和马库斯看向凯厄斯时的怜悯同情。

看着凯厄斯眼中真切的悲伤绝望以及恨不得撕碎所有人的疯狂,马库斯的一句话为阿罗的惊恐诧异解了困惑。

他说:“可怜的凯厄斯,他正在失去他的歌者。”

歌者,对于吸血鬼来说是一种沾与不沾都是诱惑力极其强烈的罂粟花,歌者的血液对吸血鬼具有极强的诱惑力,而且歌者的血液还可以让对应的吸血鬼变得更加强大。

不过在吸血鬼的世界里不是没有抵抗住了歌者的诱惑并且爱上歌者的例子,因为歌者对吸血鬼来说是不可抵挡的特殊的存在,所以歌者对吸血鬼来说通常有两种结果,要嘛成为食物,要嘛被转化为伴侣。

所以看凯厄斯这么痛苦悲伤的模样,而马库斯的能力又是能感知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阿罗非常惊讶的认知到凯厄斯的歌者原来已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然而马上又同情又怜悯的感叹自己的兄弟还没见到自己的歌者就已经失去了她。

可惜吸血鬼是不用睡觉且睡不着觉的,不然发生了这样糟糕的事情,或许好好睡上一段时间也许能让心情平静一点,也幸好吸血鬼的生命足够漫长,永无止境,所以即便凯厄斯可能会带着这份痛苦活着到永生或灭亡,然而阿罗还是希望凯厄斯来不及开始的感情创伤可以在时光中恢复平静,毕竟无论是他还是沃尔图里都不能失去这个兄弟。


作话:我想说~~这第一章其实我早就写好了,只是放了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期间因为自己觉得不满意,也因为突然发现的几个BUG而改了又改,不过才存稿了一章而已,就修改得让人绝望,差点想放弃开文的念头了,还好我终于下定决心将它发表出来了,这样一来我也就很难再放弃更新什么的了,毕竟开坑不填不是件有良心的事啊o(╥﹏╥)o现在我也只能祈祷看到这篇同人的读者们能喜欢吧,然后希望看的读者们喜欢的话能多多留言,给点支持和动力,让我知道我不是在孤芳自赏⁄(⁄ ⁄•⁄ω⁄•⁄ ⁄)⁄

这是第一章,第二章还没动笔,我会在有时间的情况下努力码字,尽量早一点更新的,喜欢的话记得关注主页哦,回见各位!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