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薄荷糖的世子

我爱你,不仅仅是一个整整的曾经。现在,未来…或许也将是这样的!

小媳妇后记——后来(注:这是一把血泪刀!)





           砰——

            熟悉的枪声响起,站在宋公园花团中心,陈深手里握着一簇艳丽阳光的鲜花,在这声枪声响起后,握着花枝的手臂颤抖了一下,然后掌心渐渐收紧,神色隐忍而痛苦。

           陈深知道,树林里,还在等着他的花的李小男死了,他的医生,走了。

           那个大大咧咧,总是喜欢缠着自己,能厚着脸皮说要嫁给自己的李小男死了。

           那个神秘无常,对自己很了解,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帮自己解围,暗中保护自己的医生死了。

           陈深低垂着脑袋静立在原地,他在害怕,他不敢进去看李小男,他害怕看见李小男毫无生气,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原本应李小男要求,摘来欲送给她的花枝在陈深的手中被狠劲折断,然后无力的自陈深的掌心中掉落回土地上。

           这一刻,陈深的脑海中回放着许许多多从前与李小男相处的画面,一帧一幅,有笑,有泪,有苦,有痛,有醉,还有悔。

           直到苏三省失魂落魄的从树林里出来了,陈深才终于捏紧了拳头,去找李小男。

           是啊,他还是怕,还是怕看见李小男没有生气的模样,但是他更怕,更怕那块土地,那滩鲜血,会将那个爱美的姑娘玷污,所以他必须带她离开,为她寻一处安眠之所。

           后来,归零计划成功到手,陈深终于能够功成身退了,他也终于得到党的召唤,可以回到他心心念念的土地。

           离开之前,陈深收到一条消息,一个隐藏很深的上级要见他。

           陈深在离开的前一夜见到了那个活在别人口中传闻的上级优秀党员,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上级竟然会是明家大少爷——明楼,这个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以为的汉奸。

           也许是欣赏,也或许是因为陈深与明楼都有一样复杂多样的身份,所以明楼才会反常的在麻雀任务完成,即将离开上海这个危险的地方之前,约了他亮明身份。

           这一夜,陈深与明楼如同老朋友般开怀畅饮。

           从来只喝格瓦斯的陈深,在李小男曝光之后就已经破了规矩了,李小男走后,他更是经常一个人深夜买醉,现在任务完成了,他马上就要离开上海了,就更加不怕喝酒误事了。

           后来,他们喝着喝着,聊着聊着,明楼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上次酒会之上,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女生,那时候他还在想,那个女生和她身边的男人应该是一对的吧。

           现在陈深这只麻雀要功成身退了,也不知道那个女生会不会跟着一起离开。

           “陈深,明天你就要回延安了,上次伯林顿饭店的酒会上,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姑娘会跟你一起走吗?”

           明楼纯粹是好奇多嘴了一句,可是刚刚分明还聊得很愉快的人,却在他问出这个问题后,眼中的光芒瞬间沉寂了下去,笑容也消失不见了,看起来阴郁而消沉。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陈深的这个反应后,明楼下意识的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还有一丝他自己也不清楚的紧张。

           “酒会上缠着我的那个姑娘,名叫李小男,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上线,医生。”陈深声音嘶哑地说。

           “她是……医生?”明楼很震惊。

           他知道医生的存在,他也知道医生就潜伏在麻雀的生活中,他还曾跟医生互通过电报,给医生下达过指令,只是他没想过拥有那样一双漂亮明艳的眼睛,仿佛能给身边人带去光明和希望的姑娘,竟然会是那个胆大睿智又心细的医生。

           多么可惜,又让人惊讶的事实啊。

           “是啊,还以为她只是个自恋臭美的演员,结果没想到却是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她果然不是骗人的,真的是一个最会演戏的演员啊……”

           说罢,陈深仰头狠狠地灌了一口酒,眼角的泪水顺着他的动作滑了下来。

           陈深没去看明楼的脸色,也没心情去理会别人,他突然想起了李小男离开的那天曾经嘱咐他的话,虽然他并不明白那句话背后所代表的含义,但是那是李小男最后留给他的话,也算是她的遗愿了。

           想到这里,陈深目光注视着自己手中酒杯里的酒,却开口问向身旁许久不曾开口的明楼。

           “明长官可听说过小媳妇与小郎君的故事?这是小男最喜欢听的故事,也是她唯一在意的故事,她走的那天跟我说了不少话,但是她唯独交代我,让我帮她找到故事里的那个小郎君,问他这么多年了,一切安好?”

           “呵~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虽然小媳妇与小郎君的故事,我从未听她详细说过,酒会那晚问了一次,和离开前那天交代了一次,她统共也就提过这么两次,可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这个故事对她非常的重要,我不清楚重要的究竟是故事,还是故事里的人,但是现在我已经不想去深究故事背后的真相了,只想逢人就替她问上那么一句,也许我会找到她故事里的那个小郎君,有一天,我会替她得到一句答案……”

           陈深并没有得到明楼的回答,虽然明楼的反应让他觉得有几分奇怪和不对劲,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并不了解他的这个上级,对方不想说,那他就当他的回答是否定好了,以后再帮李小男问问别人吧。

           两个男人,各自怀着心事,把酒当白水一样灌着,直到夜深了,微醺的陈深才告别他的上级,迈着歪歪斜斜的步子,独自踏上归路。

           陈深离开后,一直在外面替他们把守着的明诚这才终于进屋了。

           当他推门进去,看到喝得烂醉如泥,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的明楼时,明诚惊得下巴差点掉了。

           自从他跟了他家大哥后,不管是在外面应酬,还是一家人对酌,大哥从来都不会放任自己喝得烂醉,因为身份特殊,所以无论身处何处,大哥都会要求自己保持大脑清醒。

           可是如今,不过是约了个完成艰难任务的下级见面,送别下级而已,大哥却把自己喝成了他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模样,而且大哥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对劲,这和见到陈深之前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明诚靠近明楼,将明楼从摆满酒瓶的桌子上扶着靠在椅背上。

           “阿诚啊……”明楼掀开一角眼帘,无精打采的唤了一声。

           “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跟那个陈深可是发生了什么?你一向都不允许自己在任何场合喝醉的,可是大哥现在却已经醉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明楼似乎醉得很,并没有很快回答明诚的问题,只是沉默了许久后,才幽幽开口:“阿诚,我找到我的小媳妇了,可是我又亲手把她弄丢了,我再也,再也找不回我的小媳妇了……”

           “霜儿小姐!?“明诚震惊,“霜儿小姐不是已经去世许多年了吗?连同沈家上下都死在了那场火海里。”

           “不,那个时候的她根本就没有死,她只是不见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活得好好的,后来入了党,和我活在一样的世界里,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党员,再后来她成为了医生,麻雀的上线,每天都和我处在同一个地界,潜伏在麻雀的身边完美的做着我所下达的指令,最后,为了掩护麻雀寻得归零计划,我让医生必要时牺牲自己,保全麻雀……”

           “作为医生,党的优秀成员,本来她还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更长的旅程,本来我可能有机会亲自见到她,甚至能够认出她的,可是现在,为了归零计划,我亲自下达了让医生牺牲自己的指令,我竟然亲手将我的小媳妇推向了死亡……”

           明楼越说越绝望,表面上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可实际上他的大脑却无比的清醒,清醒得绝望,清醒得他恨不得马上一枪崩了自己,好去陪他的小媳妇。

           “没想到我苦苦思念了这么多年的小媳妇其实一直都活着,更没想到还没等她找到我,就已经被我判了死刑了……如果小媳妇知道,那个指令是她的小郎君亲自下的,她该多难过,多失望啊,说好要一辈子对她好,保护她的,却没想到我竟然成了间接害死她的人,我简直混蛋!王八蛋!我不是人!我该死!该死!!!”

           明楼激动地狠狠扇了自己几巴掌,把已经听懵了的明诚给吓醒了。

           明诚控制住了明楼的动作,不让他再有机会这样惩罚自己,可是看着痛苦不堪的大哥,他一个铁血男儿却是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有多久没看到大哥这么脆弱,痛苦,又狼狈不堪的模样了呢?

           好多年了吧?当年霜儿小姐刚‘死’的那段时间,大哥也是这般痛苦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大姐看不过去,狠狠打了大哥一巴掌后,大哥才仿佛又活了过来,恢复回往日的模样,只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大哥并不是真的活过来了,他的心已经随着霜儿小姐去了,那之后的大哥不过是清醒的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罢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明家人以外,唯一能够影响到大哥,能让大哥心中翻江倒海的人唯有霜儿小姐一人了。

           没想到霜儿小姐当年并没有死,可如今看来,倒不如死在那一年的好, 至少有些刻骨铭心的痛,大哥痛过一回便已足够,霜儿小姐怎么舍得让大哥再承受一次这样绝望的痛苦呢?

            “大哥,霜儿小姐是为了国家而牺牲,奉献了自己的生命的,她的死与你无关,想来霜儿小姐在走上这条道路后,心里便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了,能为了国家而牺牲小我,我想霜儿小姐一定是走得很自豪,很骄傲的,你应该为她高兴,而不是为她难过的。”

           “霜儿小姐既然还在乎大哥,那她一定不愿意见到大哥为了她这般折磨自己,这般痛苦的模样,所以不管是为了你自己的身体,还是为了让霜儿小姐放心,都请大哥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

           这大概是明诚这辈子说得最好听的,安慰得最好的一次了吧,他看着明楼的脸色,至少比起之前死气沉沉,绝望得随时都会去了的模样,现在神情已经松动了不少。

           明诚默默地等着,等着明楼恢复过来。

           良久后,明诚才听到闭着眼睛的明楼说了句:“阿诚,过来扶我,今晚去我的私宅睡,不要回家了,不然让大姐看到了又要担心了。”

           虽然这样的明楼状态看起来还是不太好,但是至少比之前犹如绝望的困兽要好多了,明诚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吃力的扶着明楼一步一步往外走。

           回私宅的路上,明楼已经耐不住酒后沉沉的睡意,在车上睡着了。

           睡着之后的明楼做了一个短小的梦,梦里他看见一个穿着一身明艳似火的洋装的姑娘,款款向他走来,那个姑娘的面容由模糊渐渐清晰,然后他终于认出了穿着漂亮洋装的姑娘,那是他不见了的小媳妇。

           明楼看着小媳妇对着他,浅浅的笑了,然后听见小媳妇问自己,“明哥哥,这么多年了,一切安好?”

           ‘明哥哥不好,一点也不好,没了小霜儿后,明哥哥没有一刻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没有一刻是幸福的,明哥哥很想你,每天都想见到你,明哥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去见你!’

           明楼很想告诉小媳妇他心里的想法,可奈何他却无法开口言说,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道。

           沈秋霜仿佛能听到明楼心里的回答,笑了笑,“霜儿也很想明哥哥,离开明哥哥后,霜儿每天都在想念着明哥哥,但是霜儿和姐姐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国家面前,先有太平的国,才能有安稳的家,在家国大事面前,儿女私情都是可念不可求的奢求,沈家人有铮铮铁骨,霜儿身为沈家女儿,自然不能只顾私情,所以明哥哥请原谅霜儿当年为了国,为了家,而假死离开。”

           “明知道明哥哥会很伤心的,可是霜儿还是离开了,这些年让明哥哥独自一人这样痛苦艰难的过着,霜儿却无法在明哥哥身边陪伴着,是霜儿的不是。所幸明哥哥和霜儿走的是一样的路,如今霜儿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今后的路还请明哥哥振作下去,请明哥哥好好的替霜儿走下去,未来的海晏河清,还请明哥哥替我看一看,霜儿会在那里等着明哥哥的,到时候明哥哥可要好好的跟霜儿说说。”

           沈秋霜的笑容很美,很明艳,即使她美目中已满含泪水。

           渐渐地,沈秋霜的身影在渐渐变淡,在明楼努力想要够到她的衣角时,沈秋霜如明楼所愿,来到他眼前。

           小媳妇与小郎君,跨越时间,跨越生死,终于在最后一刻拥抱了彼此。

           梦的最后,佳人化作泡影消散了,梦也醒了。

           明楼望着渐渐接近的私宅府邸,回想着梦里小媳妇对他提出的要求,终于给出了回应——

           ‘好,我答应你!’

           民族大义,家国大业,我连着你的份一起去实行。

           海晏河清,我也替你走,替你看。

           我们,到时候见!


             写在最后的话:这是弥补我前几天李小男回忆录的后文,当时虽然说了不发后续更加悲催的部分了,但是犹豫了几天,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然后终于在半夜忍不住悄咪咪的来发文了。关于标签我想了想,还是加上深男了,毕竟两章都提到了陈深,而我这里的陈深对李小男是有爱的,虽然占的篇幅小,不过还是加上了,到这里,李小男回忆录——小媳妇,就算结束了!

            再一次感谢看过文的小伙伴,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写写其他的CP,有缘再见!

评论(2)

热度(28)